還要等待數年?面對“長期新冠” 全球藥企仍束手無策

  • 0 Views
  • 2022-07-11 19:59

  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里,全球醫葯行業以驚人的速度研發出了Covid-19疫苗和治療方法,在此過程中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然而,雖然“長期新冠”問題目前在全球範圍內愈發凸顯,這一疾病正在折磨著數以百萬計曾經感染過新冠的患者,但各大藥企們的行動速度似乎要“慢”上許多。

  不象新冠疫情,對於研發“長期新冠”治療方案,社會各方似乎缺乏緊迫性。這令藥企們錯失了商機,也給全球經濟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性——頭暈和胸痛等一系列“長期新冠”癥狀,已經迫使許多美國人因健康狀況難以重返工作崗位。

  “長期新冠”又被稱為“新冠後綜合徵”或“新冠後遺症”。世界衛生組織在2021年10月確定了其臨床病例定義,即“在染疫後3個月內至少出現一種癥狀,並且無法由其他診斷解釋的情況 ”。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預估數字顯示,約7.5%的美國成年人存在“長期新冠”的癥狀。

  根據哈佛公共衛生學院早先的一份研究,在其觀察的4萬多名患者中,有80%的患者在確診4周後至少患有一種後遺症。其中,最為常見的五種後遺症分為極度疲憊、頭痛、註意力障礙、脫髮與呼吸障礙。

  哈佛的研究還顯示,在首次確診後,65%長期接受檢測的新冠患者的血液中存在著病毒刺突蛋白,存在時間長達12個月。

  “長期新冠”治療藥物研發緣何困難?

  當然,這並非是醫療保健行業刻意忽視這一可能給設備和藥物開發商帶來數十億美元利潤的機會——更主要的原因在於,為“長期新冠”患者開發治療藥物,比研發新冠病毒的急性期治療和疫苗方案要複雜得多。

  “長期新冠”和其他病毒後遺症一樣,會產生一系列不同的癥狀。對一些患者來說,“長期新冠”會引起神經系統問題,如腦霧;而對另一些人來說,則會引發消化系統癥狀,如腹瀉;研究還表明,一小部分受感染的人會進一步發展成血栓、中風、糖尿病和腎臟損害。

  “各國政府和學術界仍在收集數據,併在實驗室中研究這些情況,以瞭解確切的病理機制,並敲定最佳的治療方案,”前百時美施貴寶(BMS)和梯瓦製藥公司高管Jeremy Levin表示,“並不是醫葯行業不想涉足這一領域,而是缺乏足夠的數據。只有有了更明確的目標,你才會有一個可衡量的結果”。

  藥企們其實也並非全無行動。輝瑞公司是第一個宣佈對兩名長期癥狀患者進行案例研究的公司。此前,有兩名患者在服用輝瑞公司的抗病毒藥物Paxlovid後癥狀消失了。

  “這完全改變了規則。如果我們可以臨床測試,那麼我們就可以嘗試抗病毒方法的有效性,看看它是否有用,”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研究長期新冠的專家Steven Deeks表示。

  Deeks博士和其他研究人員一樣,一直在呼籲輝瑞對長期新冠患者進行Paxlovid臨床試驗;然而,輝瑞的一位發言人表示,該公司仍在“考慮這項研究可能涉及的內容”。

  Deeks表示,他已經和幾家公司談過測試治療方法的問題,但這些公司的代表往往會告訴他,“沒有人知道如何定義它(病狀),所以沒有人願意在第三階段項目中花10億美元來投資。”

  前路漫漫:研發工作恐還需數年?

  事實上,長期以來,各類病毒的“後疾病”就一直困擾著研究人員,醫療行業此前一直在努力研發治療慢性疲勞綜合症等疾病的方法,慢性疲勞綜合症通常被認為是由Epstein-Barr病毒引起的。

  有業內人士指出,展望未來,要改善這一領域的醫療研發進度,持續的公眾壓力將是關鍵。美國國會在2020年曾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提供了12億美元用於研究長期新冠,但該機構的進展緩慢。

  克利夫蘭診所(Cleveland Clinic)疫苗研發全球總監Ted Ross認為,就像上世紀80年代的公眾壓力幫助研發了艾滋病治療方法一樣,患者團體將不得不繼續推動政府資源,來幫助長期新冠的治療研發工作。

  他還表示,政府、產業界和學術界之間加強合作也將至關重要。

  最終,治療方法的出現可能還需要數年時間。與此同時,只要新冠病毒還在人群中傳播,“長期新冠”的威脅也將持續存在。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