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美國一男子打獵時失蹤,妻子卻改嫁好友,16年後真相被揭開

  • 0 Views
  • 2022-09-24 12:29

在閱讀此文前,麻煩您點擊一下“關註”,既方便您進行討論與分享,又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


2000年12月的美國,一名叫威廉的男子像平常一樣早早出門獵鴨。與以往不同的是,那天是他和愛妻丹尼斯的結婚六周年紀念日,他打算帶著獵物早早回去並且給妻子一個驚喜。

但當天晚上,丹尼斯就報警稱自己的丈夫威廉失蹤了,她說丈夫早起打獵,出門後自己便一直聯繫不上他,懷疑他出事了。

威廉和丹尼斯

隨後,警方便前往威廉打獵的塞米諾爾湖畔勘察,在現場發現了他的汽車和小船,卻沒能找到他本人的身影,於是只能先以失蹤案處理。

然而半年後,又突然有人在事發地的湖面發現了威廉當時所穿的衣物和一些隨身物品,於是警方據此認定了威廉已經溺亡。

5年後丹尼斯改嫁,與她和威廉的共同好友布萊恩結了婚。但在2016年,也就是威廉已經走後的16年,她卻又突然跑到警局翻供,這樁懸案也終於真相大白。

那麼,威廉是到底是意外溺亡,還是被人所害?案發那天究竟發生了,丹尼斯又為何突然選擇翻供呢?

圖源網絡

威廉真的憑空消失了嗎

威廉失蹤後,丹尼斯告訴警方,案發當天中午她原本已經準備好大餐等丈夫打獵回家,見丈夫遲遲沒回來就想打電話催一催,可卻電話一直沒有人接。

她說自己起初以為丈夫只是在打獵太過認真,沒有註意接電話,一會兒看到了就會回電話的。可時間已經快到傍晚,她依舊聯繫不上威廉,就開始有點著急了。

她想起丈夫說過那天會和他們的共同好友布萊恩一起去捕獵,於是她聯繫了布萊恩,對方卻表示今天並沒有見到過威廉,還說是以為威廉要過紀念日所以才沒去打擾。

丹尼斯稱最後是見到天快要黑了,丈夫卻依舊沒有絲毫音訊,自己才焦急地抱著年僅一歲多的女兒選擇了報警。

威廉在湖邊的汽車

當時,警察來到威廉打獵的塞米諾爾湖,經過搜查找出了威廉的汽車,在湖中還漂著一艘小船,船上打獵的工具證明這是威廉打獵時所用的小船,除此之外,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因此,警察懷疑威廉應該是打獵途中遇到意外,不慎掉入湖中溺亡,於是著手開始搜尋遺體,可幾天后仍一無所獲。

按理說,溺亡的人幾天過後屍體應該會漂浮上來,警方猜測,屍體可能是被鱷魚等湖中生物吃掉了,但也只是猜測,並沒有找到證據。

不知不覺半年過去了,威廉失蹤案依舊毫無進展,就在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威廉失蹤成了一樁懸案的時候,新的證據出現了。

塞米諾爾湖

2001年6月,一人在威廉失蹤的湖邊釣魚時發現有一件衣物漂在湖面上,懷疑有人落水了,於是打電話報了警。

警察來到現場以後立刻進行搜查,最後搜到了一件夾克衫,裡面還有威廉的狩獵許可證。

至此,丹尼斯向法院提出申請,請求其宣告威廉死亡的事實,很快法院就根據這些證據宣判了威廉的死亡消息。

法院宣判後,丹尼斯找到保險公司索要了150萬美金的保險金,威廉失蹤案也就此了結。

但威廉的母親謝爾麗卻始終拒絕認同這個結果,她覺得兒子不可能是溺亡,他的死亡一定另有蹊蹺。

她稱威廉在很小的時候就學會了游泳,掉下水也會游上來,如果被水草纏住游不上來,那事後也應該能找到屍體。

並且他看了兒子的遺物,除了被水泡過以外都很完整,也沒有撕咬的痕跡,根本不像是被湖裡的生物吃掉。她還提出,為何兒子剛失蹤時沒有發現遺物,時隔半年卻突然冒了出來。

謝爾麗將自己的懷疑告訴警察,而警察其實也有同樣的疑慮,於是便又重新開始偵查,並往謀殺的方向進行了排查。

可調查後他們發現,威廉的生活圈並不複雜,他為人溫和陽光,沒有仇家,最親密的人除了妻女和母親,就是好友布萊恩。

而其母親最疼愛的兒子就是威廉,事發當天她也根本就不在場。妻子丹尼斯和好友布萊恩在學生時代就和威廉是好朋友,丹尼斯還是威廉的初戀,

他和妻子兩人婚後感情也非常好,每天他都會給妻子一個早安吻,包括失蹤的那天也是。

並且在案發一年多以前,他們迎來了第一個女兒,女兒的到來使他們的感情更進一步。丹尼斯成為了一名全職太太,威廉則努力工作,賺錢養家,一家三口幸福得令人羡慕。

威廉一家三口

布萊恩也有自己的家庭,且作為威廉的多年好友,還經常在工作之餘來威廉家裡找他玩。警察排查過後認為都沒有殺人動機,於是案件便又不了了之了。

威廉的母親謝爾麗卻不願放棄,時常去警局詢問案件情況,久而久之,警察也覺得不耐煩,每次都敷衍了事。

轉眼時間過去了五年,丹尼斯和布萊恩走到了一起,就在結婚的兩年前,布萊恩和自己的妻子凱西離婚了。

兩年後,和丹尼斯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像是兩個生活沒那麼順的人的相互慰藉,開始了新的生活,日子也仿佛歸於了平靜。

但威廉的死因卻始終像一根咽不下去的魚刺,哽在威廉母親謝爾麗的心裡,她堅持要找出兒子“憑空消失”的真相。

不相信真相的老母親

老母親謝爾麗從未放棄過找到真相,她始終相信兒子的死亡沒那麼簡單,兒子是她最親的親人,是她的驕傲。

威廉家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是當地的一個尋常家庭,家中有他的父母和一個哥哥。一家四口儘管有些貧困,但是一直生活得很幸福,這也是威廉為人陽光積極又努力向上的主要原因。

威廉也是自小便學會了打獵補貼家用,後來養成了習慣,不缺錢也每天出門打獵,這是他為數不多的愛好。

並且威廉的性格也很好,他待人真誠,努力上進,成績優秀,在學校很受老師和同學們的喜愛。

佛羅里達州(圖源網絡)

讀完高中後,他考入了佛羅里達大學,成績優異的他每次都能獲得獎學金。畢業後還當上資產評估師,工作出色,很快便接連升職,日子也一天天好過起來。

像大多數人一樣,威廉成家立業、娶了自己的初戀,還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謝爾麗本以為兒子會幸福地過完一生,沒想到意外卻突然降臨,她一定要找到兒子的死亡的真相。

由於一直沒有進展,警方將威廉事件被定性為意外死亡並結案,謝爾麗此後多次請求重啟查案都無果,她便寫信給了州長。

在信中,她詳細的講了威廉失蹤案的細節與疑點,稱如今兒媳婦早已嫁作他人婦,她隻身一人、孤立無援,力量實在薄弱,希望州長可以讓派人重啟案件。

圖源網絡

可寫了幾百封卻沒有丁點兒回音,她無奈,到處派發傳單,希望引起註意或者找到線索。

十幾年間,謝爾麗時常跑到警察局,還找過私家偵探,發過傳單,只求能有一絲線索。

儘管日漸憔悴,儘管白髮蒼蒼,儘管警察不予理會、傳單石沉大海,威廉的老母親謝爾麗始終沒有放棄。終於,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真相大白

2016年8月5日,距威廉去世已經16年了,謝爾麗正像往常一樣看著兒子的照片思念兒子,卻突然接到了警察的通知說威廉的案子有線索了。

她不可置信的顫抖拿著電話的手,哽咽著問了一句“真的嗎?”,而後慌忙地來到警局,看到前兒媳丹尼斯也在那裡。

丹尼斯推翻了自己之前的口供,道出了塵封了16年之久的真相。原來,威廉的死其實是丹尼斯和布萊恩共同謀劃的。

威廉、丹尼斯和布萊恩學生時期便是好朋友,起初,丹尼斯和布萊恩有過一段戀愛,只不過他們的戀情維持的時間不久,知道的人也不多。

後來,成績優秀、長相帥氣的威廉開始追求丹尼斯,溫柔帥氣的學生會長威廉很快便讓丹尼斯淪陷。

畢業後,威廉工作順風順水,賺了很多錢,也如願地娶到了自己的摯愛丹尼斯,生活平淡而幸福。布萊恩也和一個叫凱西的女孩兒走到了一起並結了婚。

一次,好友布萊恩來威廉家找他,威廉因為工作還沒有回家,家裡只有妻子丹尼斯,二人獨處一室,曾經又互相欣賞過,氣氛逐漸變得曖昧,便做出了不道德的事情。

之後二人便一直保持著地下戀情,出於愧疚,丹尼斯更是儘力扮演好一個溫柔賢良的家庭主婦的角色,被蒙在鼓裡的威廉只覺得妻子溫柔善良、夫妻恩愛。

久而久之,丹尼斯被布萊恩的甜言蜜語沖昏了頭腦。布萊恩則不滿足於地下關係,想讓丹尼斯和自己結婚,甚至不惜威逼利誘,說如果她不答應,就把她和自己有私情的事捅出去,讓她身敗名裂。

丹尼斯抵擋不住布萊恩的花言巧語和威逼利誘,可是丹尼斯也不想放棄自己的優渥生活。

加上後來家裡有了孩子要養,而且婚內出軌這種事情見不得光,於是,惡毒的念頭悄悄萌生。

丹尼斯和布萊恩想要除掉威廉,長期作為家庭主婦的丹尼斯已經習慣了優渥的生活。能力不足的布萊恩給不了丹尼斯想要的生活環境,他們便盤算著如何得到威廉的財產。

他們打算先是給威廉買上巨額保險,再想辦法造成意外死亡,這樣倆人不僅可以得到巨額的保險賠償金,還能得到威廉的遺產,繼續光明正大地住在威廉的大房子里。

計劃好了以後他們就開始行動,先是哄騙威廉買了巨額保險,為了避免引起懷疑,丹尼斯還給自己和女兒都買了一份保險。

看著笑盈盈的愛妻,威廉並不覺得有什麼異常,只認為妻子是為了這個家著想。

買完保險以後,丹尼斯和布萊恩就開始謀劃讓威廉的“意外死亡”。布萊恩從丹尼斯口中得知威廉每天都會早早去塞米諾爾湖打獵,覺得這是個好機會。

他在一次來找威廉吃飯的時候不經意地說自己最近喜歡上了釣魚,想約威廉一起去試試。威廉想著自己每天都會去塞米諾爾湖獵鴨,正好可以一起,便答應了。

塞米諾爾湖(圖源網絡)

也就是在威廉和妻子的結婚紀念日當天,布萊恩和威廉在塞米諾爾湖相約,他們去得非常早,周圍一個人都沒有,正好方便布萊恩行動。

布萊恩說想到威廉打獵的小船上去,他還沒有體驗過那種感覺,威廉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殊不知,就在自己專心地盯著獵物時,布萊恩突然搶過威廉的槍將他推入湖中,並用力按住不讓他上來。

威廉拼命地掙扎,不可置信地看著瘋狂的好友,想問為什麼卻說不出話。

布萊恩本就人高馬大,可威廉的身體素質也很好,他眼看著威廉就要跑掉,直接掏出槍對著威廉的頭就開槍,威廉當場便沒了聲息。

布萊恩害怕被人發現,便將威廉撈上來,找了另一個隱蔽的地方將屍體買了起來,一直到晚上血跡也被湖水沖刷得看不見了,所以警察才沒有發現其他線索。

但也就是沒有線索,所以警察判定威廉只是失蹤,丹尼斯也就拿不到保險公司的賠償金。

於是,在幾個月後,布萊恩又悄悄地將威廉的遺物放出來,特地選擇在有人的時候,可以被人發現。法院也據此宣判了威廉的死亡,隨後丹尼斯便迫不及待地去保險公司要了賠償金。

此後,丹尼斯和布萊恩沒有立馬在一起,畢竟布萊恩還有自己的家庭,但他們在威廉的房子里偷情可以比此前更大膽。

由於威廉的母親謝爾麗認為兒子是被人害死的,一直沒有放棄追查真相,警察也在威廉死後不久的那段時日對他的身邊人進行排查,心虛的丹尼斯和布萊恩就決定過一段時間再在一起。

那段時間,丹尼斯總擔心布萊恩做得不乾凈被查出什麼,所以經常打電話問案件進展,警察也只覺得是因為夫妻恩愛,反而減小了丹尼斯的嫌疑。

在威廉死後的第三年,布萊恩找藉口和妻子凱西離婚了,凱西對此很高興,因為布萊恩對她一點也不好,不僅還整天無所事事,不思進取,還時常打罵她。

她早就想逃離布萊恩的魔爪,由於害怕布萊恩發瘋打她,才一直不敢說,現在終於可以離婚了,於是她非常利落地辦理了離婚手續。

威廉

布萊恩和凱西離婚後依然沒有立刻和丹尼斯在一起,因為不想偷情的事情被人發現。

就這樣又過了兩年,威廉已經去世五年了,在幾乎所有人都快淡忘的時候,丹尼斯帶著女兒和遺產嫁給了布萊恩。

婚後,他們就住在威廉買的大房子里,以前是偷偷地,現在是光明正大,這讓他們覺得他們會這樣一直快樂下去。

丹尼斯講到這裡痛哭流涕,衣衫凌亂的她看起來特別狼狽。她說十幾年過去了,他們的錢越來越少,因為他們只花不賺,矛盾也越來越多。

布萊恩也本性畢露,不再像當初剛和她在一起時對她那麼好,那麼用心。

丹尼斯感到不滿,就開始抱怨布萊恩,而布萊恩也沒有了當初的耐心,在一次爭吵過後對丹尼斯大打出手。

家暴有一次便會有第二次,後來的那些年,布萊恩對丹尼斯非打即罵,丹尼斯最終也是像凱西一樣,成為了布萊恩的發泄對象。

布萊恩打她的時候從來沒有避開她和威廉的小女兒,每次媽媽被打她也只能哭,有時還會被布萊恩一起打。

16年了,女兒也快18歲了,懂事以後女兒就勸媽媽離開布萊恩,可是媽媽寧願被打也不同意,她不理解為什麼,每次她問媽媽,都會被媽媽搪塞過去,還不許她傳出去。

丹尼斯說自己也想過離開布萊恩,可她發現布萊恩就是個瘋子,每次提分手都會對她暴打,然後把她關起來折磨她,不愛她但也不放過她,或許是怕當年的事情敗露,畢竟人是他殺的。

丹尼斯何嘗不是怕事情敗露,在一次提分手被暴打時,布萊恩猙獰地說,要把威廉的死亡真相捅出去,拉著她一起去死。

丹尼斯害怕了,以後就沒再提過,所以聽著女兒的話她也很無奈,她不知道怎麼向女兒解釋。

布萊恩的家暴越來越猛烈了,女兒聲淚俱下地勸丹尼斯離開這個壞男人,不然她們早晚會被他打死,在心理和身體的雙重摺磨下,丹尼斯終於在這天受不住了,堅持要和布萊恩離婚。

誰知道布萊恩竟然想像當年殺死威廉一樣,將她也殺死,她見布萊恩面色狠厲,意識到他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掏出槍想殺死她。

丹尼斯前所未有的感到害怕,她只能先服軟,說自己以後再也不提了,自己還有些私房錢,要給布萊恩,布萊恩聽到後面色才稍顯緩和,丹尼斯這才趁其不備偷跑出來報警。

她再也受不住身心的雙重摺磨了,跑到警察局來報警,將布萊恩要殺她和16年前的威廉失蹤案全部告訴了警察,不管是什麼結果,都比再忍受布萊恩強。

丹尼斯講完之後,仿佛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落地了。威廉的母親謝爾麗控制不住地顫抖,她簡直想立刻掐死這毒婦。

丹尼斯也非常後悔,和布萊恩在一起之後才明白威廉有多麼好,想當初她還嫌棄威廉不懂情趣,可是事情已經發生,再後悔也沒有用,果真應了那句,惡人自有惡人磨。

警方很快將二人都抓捕歸案,也找到了威廉的屍體,法庭上,丹尼斯對與布萊恩合謀殺死威廉的事供認不諱,布萊恩也沒辦法再狡辯。

最後,丹尼斯被判處30年有期徒刑,布萊恩被判處死刑。威廉母親謝爾麗終於不用再為兒子的死亡真相奔波。

走出法庭,她感到無比的輕鬆,同時,又無比的落寞,她一個人慢慢地走出法庭,十幾年來,她仿佛老了幾十歲,不管如何判,她的兒子始終是回不來了。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夫妻二人本是一體,丹尼斯本可以有著幸福的家庭、疼愛自己的老公、可愛的孩子。

如果她經得起誘惑,沒有起歪心思,她可能會無比幸福的過完一生。但她卻不知道珍惜,不知道滿足,最終落得這個下場也是咎由自取。

最愛自己的永遠是父母,可憐的是威廉的老母親謝爾麗,本應安享晚年,卻為別人的私欲買了單,承受了巨大的沉重。即便惡人受到了懲罰,威廉的母親和他們家庭受到的傷害,卻沒有辦法彌補。

那麼,對於丹尼斯和布萊恩的所作所為大家有什麼看法呢?歡迎在評論區進行討論!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