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上班,晚上拋屍,美國一連環殺手隱藏20年,殘忍姦殺49名女性

  • 0 Views
  • 2022-09-23 22:28

1982年8月12日,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的塔科馬國際機場人頭攢動,這裡暗藏著一種不見光的交易,在距離機場不遠的街道上,站著女人,她們晝伏夜出,男人只要付一點錢就能帶走她們。


奧帕爾.米爾斯是其中一員,她已經在這條街生活很久了。


16歲的年紀,臉上塗滿了廉價化妝品,身上穿著不符合年紀的裙子,熟練地說著一些粗鄙的話,沒有人知道 奧帕爾.米爾斯的身世。


她總是獨身一人穿梭在昏暗的街道里,但今晚,她有一絲不安。因為在不久之前,媒體報道一起案件,西雅圖的警方發現兩具屍體,經過指認,人們發現這是兩名從事風俗產業的女人,並且在同一時間,有兩名女性失蹤。

雖然奧帕爾.米爾斯知道這段時間出去工作,是不明智的,但她需要錢來養活自己,所以,當一位客人邀請她上車的時候,她沒有猶豫。

當天晚上她沒有回來,第二天她也不見蹤影,奧帕爾.米爾斯徹底失蹤了!

發現屍體

在奧帕爾.米爾斯失蹤3日後,華盛頓州金縣的警察接到一通報警電話,報警的是一名男性,他是資深的皮艇愛好者,根據他所言,他在綠河岸邊發現了兩具屍體。

在接到報警電話後,警方第一時間派出了打撈隊並趕到現場,在經過幾小時的打撈後,這兩具屍體才被打撈上岸,由於屍體面部由於長期浸泡在水中,面部已經腫脹,已經很難認清具體長相,但根據外部特征,可以認出是兩名女性。


根據調查,警方發現她們分別是馬西亞. 查普曼和辛西婭.海因茲,也就是先前報道中所宣稱的兩名失蹤女性,在這次打撈中,警方有不同的發現,在距離這兩具屍體不到兩百米的地方,有一具被包裹起來的屍體,這具屍體的腐爛程度沒有前面兩具那麼嚴重,根據面部,能夠辨別出她就是最近失蹤的奧帕爾.米爾斯!

一般溺死者面色會呈現青紫色,腫脹,眼球結膜充血,口鼻處會有少量泥沙,並且腹部和肺部充水,但這三具屍體並不符合這類特征,她們的頸部都有勒痕,法醫認為她們是生前被人勒死後,拋屍於綠河,這就說明綠河並不是第一案發現場!

“貓”抓“老鼠”

這是一件惡性事件,短短幾個月就有五名女性死亡,引起了極大的社會關註,導致了恐慌,並給警局造成了極大的壓力,因為每耽誤一分鐘,可能就有一名女性慘遭殺害,為了儘早抓到凶手,警方派出了最有能力的兩名警官湯姆. 詹森以及戴夫.賴克特來負責此案。


湯姆. 詹森和戴夫.賴克特是很優秀的調查人員,在沒有監控,DNA 等技術的年代,他們憑藉著查找犯罪工具,推理案發經過破解了多起謀殺案件。

但是對於這場案件他們犯了難,因為即使將案發現場的樹木,雜草以及河道清理得乾乾凈凈,也仍然沒有任何發現,凶手似乎有反偵察能力。

於是他們只能將目光集中在這三具屍體身上,經過法醫解剖,得出了一條線索,在其中一具屍體里,殘留著凶手精液,這說明,她們很可能死前遭受侵犯。

很可惜,1982美國尚未研究出DNA基因檢測技術,這些精液除了確定凶手血型外,在當時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於是他們開始轉向另外一個途徑,尋找潛在目擊證人,但這條路也走不通,因為凶手總是在夜間出動,他躲在暗處,窺探著他的獵物。


由於根本無法找到有用的證據來查明綠河案件凶手,於是警方開始思考案件本身,他們提出了關鍵問題,那就是綠河凶手的作案動機是什麼?,直白點來說就是他為何殺害女性?



查清凶手作案動機並不是簡單的事,這需要專業技術,這種技術能窺探凶手內心世界,並且根據所分析出來的數據來還原凶手的性別,習慣甚至性格,從而勾勒出凶手輪廓,縮小查找範圍,它有一個較為專業的名字,即心理側寫


心理側寫,頗有爭議,當時的人們認為,在沒有證據情況下,僅僅對於現場以及凶手作案特點來判斷一個人的性格,是不可思議的,雖然這項技術曾被應用於比較著名的案件,比如開膛手傑克案,以及1956年發生的連環爆炸案,但是這並沒有太大說服力,仍然有人懷疑它的可靠性。


雖然不少人質疑,但對於華盛頓西雅圖警方而言,他們沒有任何選擇了。


警方於是將他們所掌握的資料複印一份給了心理側寫專家,其中包括所遇害人的基礎信息,發現屍體的地點,屍體體內精液的研究樣本等。


犯罪側寫專家拿到報告後從受害者入手,本罪的受害人均為從事特殊行業的女性,這表明犯罪人時常光顧風俗場所,並且凶手有暴力傾向,他可能難以與生活中女性建立正常關係,一般未婚或者離異。


其次,犯罪側寫專家考察了犯罪現場,他們認為屍體被拋棄在綠河是有原因的,因為這裡偏僻幾乎沒有人來往,因此凶手可能對這片區域很是瞭解,並且知道這裡拋屍足夠安全。


這些信息鏈接在一起,就能得到這些信息,凶手是本地人,離婚或者未婚,有暴力和進入風俗場所的記錄。

1984年,經過兩年偵查,警方還是沒有偵破案件,在這兩年中仍然有很多人遇害,凶手作案範圍開始擴大,他不再局限於機場附近,而是擴大到整個西雅圖,一些受害者還被他擺出奇怪的姿勢,這些似乎在反應這個男人似乎有精神疾病。


但很快一件事打破了僵局,一名叫做加里.里奇偉的男人因為襲擊女性被逮捕,他是一名工人,結過婚,並且有一個兒子,對於這個平平無奇的男人,警方一般不會將目光鎖定在這個男人身上,但這次不同,他充分符合心理側寫的特征。


加里.里奇偉


於是,警方審訊了他,並且動用了測謊技術,但這個男人通過了這項測試,警方排除了他的嫌疑。

自此以後,沒有人遇害了,因為沒有新的案件並且沒有更多證據,這場謀殺案件的調查停滯不前,1990年,專案組解散,只剩下了湯姆. 詹森苦苦堅持。


2001年,在案件發生幾十年後,基因檢測技術獲得新的發展,這次,他們將加里.里奇偉的唾液所提出來的DNA樣本和凶手DNA進行對比,結果證實,這個男人就是殺害多名名受害者的幕後凶手!


加里.里奇偉

加里.里奇偉出生在一個貧窮家庭,貧窮是這個家庭的底色,當然,伴隨而來的必然有爭吵,父親的無能導致妻子怒罵,甚至加里.里奇偉的母親時常毆打他的父親,而他在每次家庭暴力後縮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加里.里奇偉從小就很怪異,他品行不端,不受約束,除了最為基礎的逃課,鬥毆,還有更為嚴重的殺害小動物,縱火的跡象,可能很多人會將其歸結於孩童的調皮,但當他成為青年後,他並沒有悔改,反而越演越烈。


在他16歲時,他突發奇想地想嘗試下殺害他人的滋味,於是他帶著一把小刀,刺進了一個六歲孩子的肝臟里,所幸的是這個男子並沒有因此喪命,而他在刺傷人後並沒有感覺害怕,而是哈哈大笑,似乎人命在他眼裡根本不值一提。


成年後,他和第一任妻子結婚,然後去了越南服兵役,在這期間,妻子勾搭上另外一個男人,他被戴了綠帽子,並且毅然決然地搬走。


加里.里奇偉每每提起這個前妻,他總是用一種鄙夷的語氣,雖然這場婚姻打擊了他,但是他並沒有因此痛恨女人。不久後,他遇上了第二任妻子,並且再一次踏入婚姻。

這場婚姻也沒有持續多久,第二任妻子極其討厭加里.里奇偉的偏激行為,她提出了離婚。這一次他不像第一次離婚那麼淡定,反而聲嘶力竭,雖然第二任妻子沒有犯錯但他執拗地認為妻子是在外面有了男人,並因此離開他。

於是他產生了報複女人的想法,並將這一切報複在那些可憐的女性身上。

審判

警方逮捕了逍遙法外二十年的加里.里奇偉,對於被指控謀殺,他極力反駁,當問到犯罪細節的時候,他一言不發,為了推進案件破解,檢查官給了他坦白機會,他們承諾只要加里.里奇偉配合工作,他將不會被判處死刑,於是這場案件的細節慢慢展現在眾人面前,並且他還帶領了警方尋找剩下的屍體,指認現場。

綠河殺手有關報道,侵刪

2003年,這起備受矚目的連環殺人案件在華盛頓西雅圖高等法庭開庭,54歲的加里.里奇偉在法庭上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他被判處了終身監禁並且不得保釋。


案件分析

對於這場案件,很多人看完可能會有這種疑問

1. 加里.里奇偉殺害女性的動機是什麼?

首先他選擇對象就很有規律,大部分是從事特殊行業的女性,這和他的兩任妻子相關,在加里.里奇偉的心中,他的兩任妻子都是背叛者,為了其他男人背叛他,在庭審現場,他也曾坦言“在過去一段時間里,我想殺害一切我認為是不貞潔的女人,因為我恨她們”他的作案手法也很有規律,大部分女人是被勒死的,這是很折磨被害人的,說明他是很憎恨女性。

其次他的母親也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在暴力環境下長大,必然對於品行,性格產生影響,所以一個好的成長環境對於孩子成長最為重要。

最後,在成長中,他的行為沒有得到很好的糾正,一些看似很小的問題被忽視,後期積累會造成極大影響,最終難以輓回。


2心理側寫是什麼?

心理側寫需要很敏銳的觀察力,這有點偏向於心理揣測,從一些局部窺探出整體,是有科學依據的,這種能力也可以用於生活,如果有興趣的,可以多多瞭解相關內容。

(本文圖片均來自網絡,侵刪)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