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下決心打決戰,聯大劃分東西陣營,拜登要讓俄變“賤民國家”

  • 0 Views
  • 2022-09-23 11:10

俄羅斯塔斯社9月21日報道,在當天一早,俄羅斯總統普京面向全國的公開演講之中宣佈,從即日起俄羅斯聯邦境內實施部分動員。

這是俄羅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第一次實施面向戰爭行動的動員。

普京強調,這次動員的目標是“為了保護我們的祖國、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確保我們的人民和被解放領土上的人民的安全”。

目前被動員的預備役人員的總數達到了30萬人, 這些人將在較短的時間內集結,並且接受一段時間的額外軍事訓練以迅速恢復相關戰鬥技能。

為什麼俄羅斯突然選擇實施部分動員?

原因來自於三個方面。

第一,當前俄烏戰爭前線的戰線寬度已經達到了1000公里以上,目前俄軍十幾萬人的作戰部隊不足以填滿這條上千公里的戰線。

因此,新動員的部隊可以讓俄羅斯將更多的合同兵從國內抽調出來,用於加強前線的投入。

第二,當前烏克蘭方面在北約的支持下已經建立了新的機動作戰部隊,伊久姆方向上烏克蘭人發動的反攻就是明證。

對於莫斯科而言,目前的戰爭走向表明,俄軍儘管獲得了戰場上的主動權,但是由於目前缺乏足夠的機動部隊以支持反攻的繼續,拖延下去只會讓烏克蘭在北約的支持下擁有更多的反擊部隊,屆時俄羅斯能不能守住目前的占領地區就很難說了。

第三,北約方面對俄羅斯的施壓進一步升級。目前在波蘭方向上,北約體系下的演習正在如火如荼的舉行,這擺明瞭是在支持烏克蘭繼續對俄羅斯展開行動。

同時,北約陳兵波蘭直接給白俄羅斯帶來了巨大的壓力,白俄羅斯武裝力量的總人數不到10萬,而目前波蘭境內的北約武裝力量就已經超過了20萬,毫無疑問,白俄羅斯方向上壓力巨大。、

除了軍事方面的舉措,俄羅斯塔斯社20日的報道指出,當前盧甘斯克、頓涅茨克、赫爾松以及扎波羅熱等多個地區將會在9月23日開始開啟入俄公投的進程,一旦成功,烏克蘭領土面積的15%將會成為俄羅斯的領土。

這種舉措對於俄羅斯而言意義重大,這實際上是一種主動升級局勢的舉措。一旦上述地區成功加入俄羅斯聯邦,那麼這些地區就會成為莫斯科視角下的俄羅斯領土,如果後續戰爭擴大,俄軍可以為了這些地區“無限制”的使用任何武器,包括核武器。

顯然,這是一種威懾,也是一種態度彰顯方式。普京在警告北約,要麼袖手旁觀,讓俄羅斯一錘定音解決烏克蘭問題;要麼北約繼續干涉,大家最後落個玉石同焚的結果。

目前俄烏方面的態勢存在進一步惡化的可能性,北約和俄羅斯相互指責對方開始使用核威懾手段,觸及底線,事態的發展的確令人擔憂。

歐洲和亞太都出現了可能會導致危機的因素,美國還試圖將手伸向聯合國體系,在當前環境災難、經濟不穩定、糧食與燃料短缺的挑戰之下,聯合國大會召開了第77屆會議。

在這場會議上,美國和英國的領導人在發言之中再次強調反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更是趁機大談特談所謂的反攻計劃。

但人們都還記得,去年聯合國會議的時候,澤連斯基也是熱情洋溢大談特談所謂“世界覺醒”,然後結果就是俄烏戰爭的爆發。

實際上,當前國際社會的主要想法是如何讓這場衝突盡可能快的平息。

更為關鍵的是,美國總統拜登9月21日在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表示,美國支持聯合國安理會擴大常任理事國和非常任理事國的數量。與此同時,德國方面表態,表示已經做好準備成為新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這意味著,肩負穩定全球秩序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權力平衡即將因為西方國家集團的一己私利而打破。

二戰結束前夕,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四大反法西斯巨頭美蘇中英及其盟國擁有世界上 75%以上的人口,只要這四個國家協調一致維護世界和平,就會有效壓制日本和德國重新崛起,規避世界大戰風險。

然而,在這個主張提出的最早一段時間,美蘇等強國認為世界上只需要美蘇英三個國家充當警察就夠了。

而後,為了形成事實上的權力平衡,才形成了目前的五個常任理事國的機制。

從“國聯”到“聯合國”,這兩個世界大戰後國際制度設計的初衷,也是其核心戰略價值便是“大國協調”,即保證五個常任理事國的核心利益不產生衝突,或者說,聯合國安理會制度設計的底線目標就是保證五大常任理事國互相不發生全面戰爭,從而避免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這也是五常擁有“一票否決權”的意義之所在。

經過長時間的發展,從安理會內部角度,從實力對比和政治從屬角度出發,有人將“五常”分為“上三常(美中俄)”和“下兩常(法英)”,俄烏衝突結束後更可能變為“上兩常(中美)”和“下三常(俄英法)”,此外,英國脫歐使得歐盟法德軸心更加鞏固,而德國在歐盟的影響力和領導力又高於法國,所以曾多次要求法國將自己的常任理事國席位改為“歐盟”席位 ;外部角度,以德國、日本、印度、巴西為代表的一些區域大國自詡某項或數項國力已儼然超過了個別“五常”國家,但由於歷史和現實的諸多原因,無法在聯合國安理會享有對等的權利。這也是諸多地區強國一直強烈要求改革安理會的重要理據。

美國打著所謂的安理會改革,擴大新興國家群體話語權的旗號,試圖在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方面動手腳,讓西方陣營的聲音擴大,實際上是“掛羊頭賣狗肉”的行為。

按照美方的邏輯,那麼大俠是不是可以說,以美英法為代表的(西方)發達國家群體總人口數僅為 10 億,而全球人口早就超過了 70 億,即占全球人口1/7 弱的發達國家群體在安理會卻擁有過半常任理事國席位 而地廣人眾的拉美、非洲等大陸則完全沒有代表國。

那麼,我們可不可以主張將南美地區、非洲地區的部分國家也拉進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名單之中?

試想美國會答應嗎?

更何況,德國加入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還存在諸多的爭議。

有意成為安理會新增常任理事國的會員國主要分兩類:一是背負沉重歷史包袱的“二戰”戰敗國日本和德國,這兩國為入常可謂窮盡了各種辦法,但實際效果並不理想;

二是發展中國家中的地區大國,如南亞的印度、南美的巴西、中東的埃及、東南亞的印度尼西亞等,這些國家或為次大陸板塊的地緣中樞,或為當地區域一體化組織的首腦,俱是一方諸侯。

那麼問題來了,德國入常了,日本沒有入常,那麼日本能不能入?

德國和日本這兩個帶有歷史污點的國家都成為常任理事國了,那麼相比之下案底比這兩個國家好太多的其他地區大國,能不能入常?

一旦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數量急劇擴大,該機構一定會患上“大機構病”——行政效能低下,決策能力失調。

屆時,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將不能承擔有效維護國際社會安全穩定的職能。

當然,大俠更傾向於拜登這種瘋癲老人根本沒有意識到可能出現的慘烈後果,或者他們意識到了,但故意無視。

畢竟這些惡果需要一定時間才能凸顯,到時候拜登本人別說當不當總統了,恐怕生命早就終結了。

說到底,這些無恥政客腦中就是一句話:我死後,哪怕洪水滔天。

拜登想要達成的真正目的是稀釋俄羅斯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權限,進而為西方陣營進一步圍堵俄羅斯創造條件。

近年來,美國一直宣稱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體系。實際上美國是以自身的霸權利益和絕對安全作為規則的標準,並將國際體系建立在這種規則之上,即維護美國霸權的國際體系,甚至為了自身利益,威脅俄羅斯的安全利益。俄羅斯則試圖通過對烏克蘭發起特別軍事行動改變其在國際關係中的不利局面。

俄烏衝突爆發以來,美國綁定歐盟和北約,一起製裁俄羅斯。為此,美西方將對俄經濟關係武器化。這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企圖斷絕俄羅斯對歐洲的能源出口。二是美國切斷俄羅斯七個銀行與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的聯繫,還企圖切斷俄羅斯使用歐元和日元。

但是美國發現,單純的經貿和政治製裁在短期內無法起到足夠的效果。俄羅斯依然能夠堅持到底。

於是,拜登在9月21日拿出了他那套“賤民”說辭,表示要通過各種手段將俄羅斯變為“賤民”國家。

顯然,將俄羅斯從聯合國之中驅逐出去,或者至少稀釋俄羅斯在聯合國的影響力,成為了拜登兌現威脅的一大途徑。

但無論如何,國際社會的安全不能讓部分霸權思維充斥頭腦的無底線大國所把持,同時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維護自己利益的行為更不能通過威脅世界和平、與國際社會福祉惡意綁定的方式實現。

如果美國真的敢於將本國利益放置在全球利益之上,那麼這個國家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賤民”,最終必然泯滅於人類文明史之中。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