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流動性多米諾骨牌開始倒下!如何影響全球金融市場?警惕明年通脹超預期衝擊

  • 0 Views
  • 2022-12-21 15:36

  金融界12月21日消息 12月20日,日本央行宣佈調整YCC政策區間上限(收益率曲線控制,Yield Curve Control),日本10年期國債利率區間從±0.25%調整至±0.50%。

  儘管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此舉旨在使收益率曲線控制更具可持續性,並不是加息。但在當前內部通脹、日元貶值環境下,擴大YCC浮動範圍相當於日本央行“變相加息”,日本10年期國債收益率將會明顯上行。

  政策宣佈後,日本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行21BP至0.46%。日債與美債收益率跳漲,日股大跌,日元兌美元匯率上漲約4%,創34年來最大單日漲幅。

  日本央行邁出退出YCC第一步

  日本央行於2016年9月起實施收益率曲線控制(YCC)政策,旨在通過無限量購買國債的方式來控制國債收益率的上下限,最終影響公司債券收益率、貸款利率以及其他融資利率,使得利率水平能夠長期維持在零附近,從而刺激經濟發展。

  為何調整YCC?長江宏觀指出,今年以來歐美等主要經濟體陸續開啟加息周期,而日本是今年以來為數不多貨幣政策仍未轉向的發達國家,貨幣政策的錯位引發利差的大幅走闊,最終導致日本國債被大量拋售、長端利率波動加劇。

在此背景下,日央行控制收益率曲線的難度不斷增大,購買國債的規模也隨之增多,但日央行不斷增持國債帶來的另一個後果是日本國債的流動性明顯萎縮,債券市場的流動性壓力指數也持續走高。

  

因此,本次日本央行調整YCC是為了在維持寬鬆的立場不變的情況下糾正年初以來收益率曲線的扭曲情況,並改善日本國債市場的流動性。

  長江宏觀指出,當前日本央行面臨較大的貨幣政策轉向壓力:一方面,海外歐美等主要國家收緊貨幣政策,而日本貨幣政策遲遲未轉向,導致美日利差不斷走闊、日元持續承壓,日本央行面臨內外失衡的壓力;

  另一方面,隨著疫情政策的放鬆以及全球能源及糧食漲價的影響,日本核心CPI已經高於同比2%目標,通脹水平在近期也有所升溫,指嚮日本央行調整貨幣政策的必要性不斷增加。

  高盛日本首席經濟學家馬場直彥(Naohiko Baba)在今日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指出,隨著日本央行開始了第一步行動,接下來該行可能會放棄負利率政策,以加強對收益率曲線控制的可持續性。

  瑞銀證券首席日本經濟學家、前日本央行官員足立正道(Masamichi Adachi)認為,無論日本央行怎麼稱呼它,“這都是朝著退出邁出的一步”:這為2023年新行長上任後加息打開了大門。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表示,日本央行將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上限提高一倍的意外決定是明智的一步,同時呼籲日本央行政策制定者與市場清晰溝通。

  鑒於黑田東彥將於明年4月卸任,且當前下任行長的主要候選人均做出鷹派發言,雨宮正佳、山口光秀和中曾宏在近月都強調央行要為退出寬鬆做準備。屆時,日本央行貨幣政策或將出現進一步調整。

  全球流動性多米諾骨牌開始倒下 如何影響全球金融市場?

  中金宏觀研報稱,向前看,不排除日本通脹上行倒逼日央行於2023年退出寬鬆。如是,則全球“便宜錢”的最後一個水龍頭將被擰緊,發達經濟體利率面臨上行壓力。

  長期以來,日本是全球利率的“窪地”和“壓艙石”,國際投資者可以在日本低息融入資金,購買其他資本市場的高利率資產,同時日本的投資者也更青睞於其他資本市場的高利率資產。

  但日本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上升,可能初步打破這一趨勢,使得資本迴流日本,階段性推升其他國家的債券收益率,同時帶動日元的升值。

  民生宏觀指出,一旦這些套息盤開始反轉,拋售其配置的美債美股等資產,或將對全球市場造成較大擾動。

  若日本央行持續收緊貨幣政策,或標志著疫情之前十年的全球美元循環範式的改變,引發一場規模浩大的全球金融資產再平衡。其背後本質上的邏輯是全球宏觀環境從“低通脹-低利率-低波動”切換至“高通脹-高利率-高波動”。

  過去存在大量建立在“低利率-低波動”環境之上的宏觀策略/行為,以日本、歐元區等負利率經濟體內的投資者,在海外尤其是美國尋找高收益資產最為典型。其一,當前在“高利率-高波動”的宏觀環境下,各國政策利率抬升,使得全球投資者在各國的資產配置開始出現調整的跡象,這將影響全球金融市場的定價。

  其二,金融市場高波動或將成為常態,當前不僅是日本,美國、歐元區等債券市場同樣面臨市場流動性惡化的局面,且蔓延至外匯、商品市場。在資產價格高波動的情況下,容易觸發類似於“英國養老金擾動英國債券市場”的流動性危機。

  明年國內要警惕通脹超預期衝擊

  從政策上看,東吳宏觀認為日本央行意外“加息”確認了海外貨幣政策迎來了緊縮放緩的拐點;但是短期市場層面,年末全球流動性將面臨大考,對流動性敏感的資產將面臨階段性衝擊,對中國而言港股可能首當其衝;從政策變化背後因素來看,明年國內可能要警惕疫情優化後的通脹超預期衝擊。

  由於商品價格大漲、匯率大幅貶值等因素,日本國內通脹大漲,10月已經升至3.7%,上一次出現如此高的通脹還要回到1991年。尤其值得註意的是日本疫情在3月逐步放開,8月確診達峰後,CPI環比開始明顯加速,10月季調環比增長0.6%,創下2014年4月以來新高。此前一直秉持要保持寬鬆的日本央行,在年末突然改弦易張,背後很有可能受到通脹加速的影響。

  對於中國來說,當前通脹尚不構成問題,但是疫情優化以及確診達峰之後,通脹環比加速也是大概率事件,屆時政策會如何應對?日本央行的超預期舉動可能算是敲響了警鐘。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