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力(02380):集風光水氣煤發電於一身,卻“偏愛”新能源

  • 0 Views
  • 2022-06-23 19:37

  2021年,隨著碳中和碳達峰的規劃的提出,不少綠電運營商也分分提出十四五風電光伏裝機規劃,疊加2021年煤炭緊缺全國缺電帶來的電價上漲,綠電運營商市場情緒火熱,相關企業的估值最高時竟然按照20

  25年的裝機規模計算。同時由於電價高漲,市場也預期火電企業也會出現盈利拐點,因此去年以來,不少電力運營商行情表現十分突出。

  不過今年以來,火電企業盈利拐點並未出現,疊加市場情緒由高漲轉向低迷,不少企業估值也隨之降低。從電力運營商的股價表現來看,火電企業也弱於其他的電力運營商。

  不過在一眾電力企業中,作為中國唯一同時擁有風光水火發電資產的上市平臺,中國電力(02380)表現相對強勢,加上6月13日被納入恆生香港中資企業指數成份中,本月股價累計漲幅超20%,年內跌幅收窄至8.3%。

  集齊風光水氣煤發電於一身,大力發展新能源裝機量

  獲悉,中國電力是中電國際的控股子公司,中電國際由國家電投全資持有。截至2021年底,控股股東國電投集團通過中電國際(香港)和國家電投香港財資管理

  有限公司直接和間接持有58.88億股,持股比例達54.35%。

  國家電投旗下有4家電力上市平臺,其中吉電股份、上海電力及東方能源於A股上市,中國電力於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從裝機規模來看,中國電力的體量領先其餘3家上市平臺,為國電投旗下規模最大電力上市平臺。

  同時,中國電力也是唯一集齊風光水氣煤發電資產的上市平臺。目前,公司業務已拓展至水力發電、風力發電、光伏發電、天然氣發電、儲能、綠電交通及綜合能源服務等各範疇,各業務板塊不斷壯大。截至2021年末,公司合併裝機容量總額為28.93GW,其中清潔能源合併裝機容量為15.09GW,占全部合併裝機容量的52.16%。

  未來,公司將進一步提升清潔能源的裝機占比,預計至2025年,境內清潔能源裝機占比將超過90%、清潔能源收入占比超過70%,成為中國一流的綠色低碳能源供應商。

  2021年末,公司合併口徑風電和光伏裝機容量936.52萬千瓦,較2016年增加866.42萬千瓦,在裝機容量迅速擴張的拉動下,公司風電、光伏營收持續增長。其中,風電合併裝機容量達到414.33萬千瓦,從裝機資產分佈來看,山西、湖南、廣西、山東這四個省份的風電裝機占據公司總風電裝機容量的68%。山西、廣西、山東2021年全省風電平均利用小時數分別達到2348小時、2327小時、2250小時,均高於全國平均水平的2144小時。

  光伏發電合併裝機容量達到522.23萬千瓦,主要分佈於寧夏(I類資源區)、山西(Ⅱ類資源區)、湖北(Ⅲ類資源區)、遼寧(Ⅱ類資源區),這四個省份的風電裝機占據公司總風電裝機容量的69%。

  為達到2025年清潔能源裝機占比超90%的目標,公司在加大新能源投資開發。據公司2021年底業績發佈會披露,2022年公司規劃風電、光伏合併裝機容量將達到750萬千瓦和1000萬千瓦,共計新增8.13GW,公司2022年清潔能源裝機占比有望達到60%。截至2021年底,公司在建項目裝機容量達到663.19萬千瓦,其中在建風電、光伏項目分別為105.88萬千瓦、272.27萬千瓦,全年核准清潔能源項目1000萬千瓦,另有正在開展前期工作的可再生能源項目1200萬千瓦,夠為2022年的新增規劃保障完成提供有力支撐。

  另外,公司也積極進行低效煤電資產的剝離和處置,2021年公司已經完成了對於中電神頭(2*60萬千瓦)40%的股權出售,完成國內首單煤電類REITs發行,降低蕪湖發電(2*66萬千瓦)80%的股權比例,降低了煤電資產規模。

  不過,公司快速將煤電資產剝離或將產生消納問題。2021年以來,國家在多次會議中提出,要根據我國國情,新能源發展要以火電為基礎,積極開展火電靈活性改造,探索火電靈活性電源在新能源發展中的重要地位。

  因此,除綠電賽道外,公司2021年下半年合資成立新源智儲,大力發展儲能業務鑄就第二成長曲線。公司預計新源智儲2022年業務規模有望達到3GWh-5GWh,實現相當體量的業績貢獻。儲能業務商業模式更為靈活,為公司打開全新格局。

  補貼拖欠解決,但長期利潤也會越來越薄

  3月24日,財政部官網發佈《2022年中央政府性基金支出預算表》,其中“其他政府性基金支出”的預算數從2021年執行數985億元大幅增加至4595.47億元。

  “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收入安排的支出”占“其他政府性基金支出”比重高達92.95%,並且其他科目由於資金規模相對有限,也難以支撐如此大規模的資金支出,而我國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又在4000億左右,與此次支出增量規模較為接近,因此市場對此次“其他政府性基金支出”增量資金用於“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收入安排的支出”抱有較大的期待。

  而此次解決補貼拖欠問題僅僅解決了過去今年的補貼,未來的補貼還需要長效機制來實現。

  2021年9月,我國正式啟動了綠電交易市場。隨後綠電交易與能耗雙控進行了掛鉤,且參與綠電交易溢價部分彌補新能源補貼,不僅從制度上保障了綠電的需求,還通過轉移支付的方式解決了綠電補貼問題。隨後10月8日國常會進一步放寬了要求,提出新增可再生能源消費在一定時間內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

  從成交價格來看,首批綠電交易價較當地中長期價格溢價3~5分錢/千瓦時。在全國綠電交易試點開啟後,截至2021年底已經有天津市、安徽省、甘肅省、浙江省、江西省、江蘇省及廣東省等7個省市陸續開展了本省的綠電交易,且均在不同程度上實現了較當地燃煤基準價的溢價交易。今年以來,北京電力交易所和廣州電力交易所都進一步完善了綠電交易的細則,綠電交易已經呈現出常態化、機制化的趨勢。

  新能源補貼款的發放會大幅減少公司的應收賬款規模,置換為相應規模貨幣資金,一方面會增強公司項目投資能力,另一方面會降低公司股權融資壓力。2021年底中國電力應收賬款83.63億元,在新能源裝機和電量高速增長的情況下僅較2020年增加超過10億元,此次新能源補貼的發放,對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下降和應收賬款占比提高得到比較好的控制。

  不過需要註意的是,儘管中國電力是國電旗下規模最大上市平臺,資源豐富,但是資產負債率已經成為制約他們發展的主要原因。瞭解到,截至2021年底,中國電力的資產負債率達70.31%,資產負債率過高將大大限制中國電力後續的業務發展。

  另外需要註意點是新能源的競爭降會變的更加激烈,配儲能是必然趨勢,綠電經營的利潤也會越來越薄,綠電運營也將不再是香餑餑。

Related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